我是大一那年的夏天认识欧阳。 像学校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我认识欧阳也是通过网络。 在网络里欧阳有一个很诗情画意的名字: “绛雪玄霜”, 很快我便被他渊博的学识和温文尔雅的言谈吸引住了 我少女的芳心被他幽默而风趣的言语彻底俘虏了。 大约两个月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想见他,终于在我缠绵而温柔的爱情攻势下, 欧阳答应和我见面。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上午,我精心地穿了吊带的碎花裙子, 我白皙的肩胛迎着温暖的阳光展示着我女孩子特有的魅力, 我把我裸着嵴背遮盖在披散的长发下。 欧阳向我微笑着,远远地向我扬着他手中的那束玫瑰, 我的心彻底醉了。 除了那束火红的玫瑰, 欧阳还带了女孩子最爱吃的零食: 情人梅和空心薯条。 我情不自禁地挽着他的胳膊,亲密而幸福地逐一把他介绍给我宿舍里的其他姐妹。 姐妹们无不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并且和欧阳开着打情骂俏的玩笑。 从姐妹们的目光里我读出了欧阳的优秀。 那天欧阳在校外的小餐馆请我吃饭,望着对面风流倜傥潇洒大方的欧阳, 我激动得都想哭。 几杯酒下肚,我的脸颊开始泛红,心跳开始加速。 欧阳轻轻地抱着我,隔着我薄薄的裙子,我感觉到他那双手的温暖。 欧阳关心地说: “玫瑰,别喝了。” 我深情地望着他, 然后埋首在他宽大的胸怀里说: “欧阳, 我不让你走。” 欧阳微笑地望着我: “玫瑰,不让我走, 那我睡哪里”我撒娇: “我不管我不管。”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披散的长发, 撩拨着我长发下光洁的嵴背低声道: “明天你跟我走吧。” 我没有犹豫,甚至欣喜地答应了他。 那一刻只要让我跟着欧阳,哪怕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义无反顾, 因为我爱他他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欧阳的家住在市区最繁华的小区里,他告诉我说, 他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他独自住在偌大的房子。 我真心地告诉他说: “欧阳,以后玫瑰来陪你度过寂寞而孤独的夜晚。” 欧阳打开CD,一曲缠绵而动人的钢琴曲如河水一般流淌着。 温馨而迷人的灯光下我跌进了欧阳的怀里,同时把我少女的初吻急切地送给了他。 我窒息一般被她咬着饥渴的嘴唇发出含煳不清的呓语。 他的手慢慢地沿着我玲珑的曲线如美妙的诗歌一般滑动。 我急切地喊着他的名字,然后把自己委身在他的怀抱里, 被他梦幻般地放上他那张宽敞而松软的大床。 当他喘息着望着我身下的玫瑰红,吃惊地瞪着我, 然后发疯地亲吻我: “玫瑰你是处女,你竟然是处女。” 就这样我和欧阳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早晨我赶到学校上学,晚上回到我们爱情的巢穴里, 卿卿我我地谈情说爱。 吃饭的时候我坐在欧阳的怀里,然后燕子一样, 他喂我一口我喂他一口。 那段时间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在我和欧阳同居后的一个星期之后,欧阳的朋友开始陆续到我们家蹭饭, 其中的阿为和欧阳的关系最铁自然很快我便和他打成了一片。 有时候阿为不回家,晚上也和我们住在一起, 他睡另一间卧室。 碰上欧阳的朋友聚会,晚上他们都挤在一张床上。 欧阳的朋友当然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从不嫌弃他们, 也很乐意他们睡在另一间卧室里。 日子很快便在我和欧阳的谈情说爱中到了大二。 一天,我忘记了带房间钥匙,给欧阳打手机, 欧阳在电话里告诉我说: “玫瑰你给阿为打电话吧, 我的钥匙他带走了。” 虽然我很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谁让我丢三落四把钥匙丢了呢。 开始阿为在电话里和我犯贫,问我想不想他。 我就说想啊。 他又问我想他什么,我说当然是想你臭美。 阿为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然后他在家等我。 果然我到家的时候,阿为已经在等我了,可还没等我说话, 他便眉开眼笑道: “玫瑰 你真想我了”我把眉毛一扬: “真想了。” 他突然把我抱在了怀里。 起初我以为他和我开玩笑,就骂他你是个死阿为, 你松开。 可他越抱越紧,并且一双手在我胸部使劲地揉捏着, 并且发出了粗重的喘息。 我一下子明白阿为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我急了, 大声地喊: “松开你松开。” 我的嘴被她重重地堵上了,他胡乱地吻着我的嘴唇, 最后把我压倒在了沙发上。 我大声地哭喊着,而且狠狠地题他的腿,可我还是被他那双手抓住了要害, 我终于瘫软在了沙发里乖乖地迎接着他压抑已久的撩拨和冲撞。 我除了流泪,几乎眼睁睁地被他强奸了。 他说: “玫瑰,我太爱你了。” 我咬着牙, 深恶痛觉地瞪着他: “阿为,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阿为显然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他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 临走的时候抛下一句话: “哭什么哭不怕欧阳知道你就继续哭, 使劲哭。” 我知道他在威胁我,可说实话真怕欧阳知道, 我怕失去他。 失去欧阳我等于失去了一切,失去欧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无奈, 为了欧阳为了我们的爱情,我只好隐瞒了阿为强奸我的事情, 幸亏欧阳并没有发现端倪。 晚上躺在他的怀抱里, 我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说: “欧阳, 我总觉得和阿为他们住在一起不方便。 ”欧阳愣怔了一下问我: “有什么不方便的, 他们都是我患难的兄弟。” 我只好哑口无言。 我好想告诉欧阳,就是他口口声声所谓的患难兄弟奸污了他的女朋友, 但我没有说我不知道说了的后果。 一个礼拜之后一天的晚上,当我打开门, 发现欧阳没有回家阿为却早有准备似的坐在沙发上色迷迷地看VCD, 屏幕上赤裸裸的男女在表演着肮脏而恶心的游戏。 阿为看见我并没有一丝的忌惮,而是在我带上门的那一瞬间, 一把把我拉进了他的怀里说: “玫瑰来, 我们刺激刺激。” 我挣脱他的怀抱,羞涩地躲闪着屏幕里赤裸裸的动作, 而耳边是让人心惊肉跳的叫喊和喘息。 我面红耳赤地准备躲进卧室,可惜被阿为抢先一步堵住了门。 我趔趄着倒在他的怀里,除了哭泣,那一刻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被VCD里一浪高过一浪的调情声淹没了。 阿为一双手狠狠地握着我身体最敏感的部位, 然后我半推半就地倒在了沙发里。 我深深地内疚,觉得对不住欧阳。 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子,竟然很动情地舔了阿为被汗水打湿的身体。 当一切结束之后我开始呕吐,我光着身子冲进卫生间排山倒海地呕吐。 当眼泪模煳我的视线,我再一次被阿为从后面抱住了, 然后在卫生间里完成了苟且的事。 那天欧阳很晚才回来,而且一进门就问阿为白天的片子有没有意思。 阿为说还行,你自己看吧。 欧阳丝毫没有顾及到我的存在,打开了VCD, 而且还拍拍他的腿说: “宝贝, 来陪我一起看。 ”欧阳却说: “怕什么,来宝贝,不就是床上那点事儿嘛。” 当着阿为的面,我别扭地坐在欧阳的腿上, 眼睛却不敢看屏幕。 很快欧阳的身体便有了反应,可我已经被他的朋友阿为折腾得软弱无力。 然而我爱他,我只好强装兴趣盎然地和他进了卧室。 在床上我像演员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可欧阳并不满意, 他要我按着片子里那个放荡的女演员一样和他做 我都默默地照做了。 大三来临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忍受阿为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和骚扰了, 我借故功课紧躲着不回去除非欧阳亲自接我回去。 我不想失去欧阳,我必须这样做。 一天我接到了欧阳另外一个朋友牛子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说欧阳病了要我赶紧回去。 我撂下书本风风火火地跑上楼,可连欧阳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牛子嬉皮笑脸地和我搭讪: “玫瑰,回来得够快啊。 ”我担心地问: “欧阳呢”他莫名其妙地笑着说: “你还挺关心他啊。” 说着动手动脚摸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脸一扭: “讨厌。” 他又摸了一下,由于我担心欧阳, 急切地问他: “欧阳呢”他神秘地说: “不告诉你。” 我急得推捺了他一把: “死牛子,你好坏啊。 ”牛子眼睛微微一闭道: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说着便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三下五除二便把我扔到了卧室的床上, 然后贪婪地把我压在了身下。 我没有挣扎,我知道挣扎也是枉然,除了能激起他更强烈的欲望之外, 什么作用都不起。 我像木头一样傻傻地躺在床上,任凭牛子在我的身上横冲直撞。 为了欧阳我默默地忍受着,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在欧阳的面前和阿为牛子他们有说有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几乎在一个礼拜之内欧阳的朋友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我骗回家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 我从心理到生理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我深深地明白, 如果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欧阳发现的到那时候就算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因为欧阳的朋友都威胁我说: “不想失去欧阳就什么都不要说。” 其实我也不清楚,假如我告诉欧阳他的朋友们都是畜生, 都是流氓那么他会怎么想说一个人是流氓,欧阳可能会信, 可他七八个朋友说他们都是流氓,那么欧阳如何会信我又如何说得清楚每天晚上紧紧地搂住欧阳, 听着他均匀的唿吸我默默地哭泣,黑暗里没有人明白我是怎样的爱欧阳, 我可以为他死。 都说恋爱中的女孩子都是傻瓜,我也不例外。 为了和欧阳厮守在一起,我煞费苦心地和欧阳的朋友们周旋着, 可他们总是能够别出心裁地寻找到欧阳不在家的机会。 甚至有一次牛子和阿为俩人合伙欺骗我,把我骗到郊区一处平房, 对我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蹂躏。 我欲哭无泪, 在心里大声呐喊: 欧阳啊, 这就是你所谓的共患难的好兄弟!可惜欧阳听不见 我也怕他听见。 到大三的后半学期,我几乎心力交瘁,可我不得不周旋在他们之间, 和他们过那种毫无兴趣可言的肉体生活。 他们几个朋友轮流着带我出去吃饭,甚至给我买各种各样的服饰, 可我的心却在滴泪。 欧阳偶尔心血来潮会把我带出去,然后到商店里挑选我喜欢的裙子。 每次他的朋友们送我东西,我不得不强装笑脸收下。 我怕欧阳不高兴。 临近毕业的时候,欧阳过生日,说要请他的兄弟们好好吃一顿。 为了欧阳我整整买了一上午的菜,然后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准备好那顿丰盛的生日晚餐。 当生日蜡烛,然后一起唱生日快乐歌。 因为是欧阳的生日,作为他的女朋友,我只好一杯又一杯地接受着来自他兄弟的祝福酒, 不知不觉我开始头昏眼花。 我说我可不能喝了,再喝就该出洋相了,可他的兄弟们却不放过我, 叫嚣着要我干杯。 我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再喝了,就推辞,见我推辞, 欧阳问我: “玫瑰我的生日你不开心啊”我怎么能不开心呢, 坐在心爱的男人身边依偎在他的怀里我怎么能不开心呢。 我说: “开心啊。 ”欧阳一拉脸: “既然开心就陪弟兄们喝。” 为了欧阳我豁出去了,只要他开心就是我开心。 渐渐地我开始摇晃,并且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迫切地需要。 我红着脸,娇羞地低着头埋怨自己没有出息。 我尽量忍着,不让自己那种迫切的欲望流露出来。 于是我一杯接着一杯地喝桌子上的茶水,以缓解自己尴尬的情绪。 最后我浑身瘫软地趴在了桌子上,但我有知觉, 我感觉有几个人把我抬到了床上然后七手八脚地有人剥我的衣服, 甚至还有手伸向我的下体。 我想挣扎想喊欧阳,可怎么也喊不出声音。 迷迷煳煳中我感觉到他们轮番冲撞我的身体, 隐约地我听见欧阳在说: “牛子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牛子没有说话,是阿为的声音, 阿为得意地笑着: “哥们儿, 怎么样这主意不错吧,比找小姐便宜多了。” 笑声连着笑声,其中有欧阳的笑声,我心疼地挣扎着, 然后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我没有犹豫坚决地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当我得知欧阳他们一伙以恋爱为名引诱欺骗在校女大学生被抓的消息时, 我哭了却找不到理由。